爱折原临也一万年!

疯狂打call!!!

无话可说:

今年骆大爷扫墓送花可以光明正大的了(?

写给各位《同道殊途》粉的一点话

挺好的,我们爱的都是魔道,爱的都是魏无羡这个人。杰大作为一名配音演员,那是他的工作,他底下的角色非常多,不能说他配一个角色他就是那个角色了吧?配音演员千千万万,魏无羡也并非杰大不可对吧。杰大配这个角色,首先,杰大他愿意配,我们也支持杰大对吧?所以希望大家能正确看待魏无羡和杰大,魏无羡是魏无羡,杰大是杰大。不管路人也好,魏无羡也好,请你们尊重角色。

煜人节:


  今天又重温了一遍《同道殊途》,在评论区看到了很多惹人心烦的评论。于是决定在这里和大家谈谈。


  1.《同道殊途》里开篇骂魏无羡的确实是之后要给魏无羡配音的阿杰大大,那一句“天道好轮回”也成了很多人的笑柄。但是,笑笑就好,别发在弹幕里,打出“哈哈哈”。


  我的意思就是说,第一,配音演员不代表角色,阿杰自己也回答过说:“我们配音演员配的多,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所以阿杰先配的角色骂他之后配的角色,与他是没有关系的,你完全可以理解为两个角色。


  第二,这个地方本来该是很气愤的,魏无羡根本不是众人口中那么糟糕的人,所以一开始这片刷的全是“去你的天道好轮回”,然而现在变成“哈哈哈”“好一个天道好轮回”,你们真的不觉得不好吗?


  2.很多人先听过阿杰配的《盲》里的薛洋和路大配的《同道殊途》里的魏无羡,觉得这两个角色就该这么选CV。好么,甚至有人在官博下刷过“都说了路大适合配魏无羡,你们怎么就不听听大家的意见呢!”,还收获了不少的赞。


  在这里我有几点一定要说。第一,你说官方没听你们的意见,敢问蓝忘机的配音演员边大被你们吃了吗?


  第二,选配音演员一直都是许多配音演员一起试(跟演员试镜)一样,或者是配音导演等人听过此配音演员在别的剧的配音,觉得他可以胜任。你们真当他们配音是随便选着玩的吗?你可以表示你有些失望,但麻烦你把态度摆好喽,官方不按照你说的来就是不对的吗?官方难道不想把魔道做好吗?


  第三,就从两位配过的角色来看。《盲》中的片段选的是有些魔怔的薛洋,阿杰日常放飞自我配的。但是,就敢问,在阿杰没配放飞自我的角色之前,你当真想过他一个拥有霸道总裁音的人能配出疯子的样子(比方而已,不指薛洋)?


  《同道殊途》里路大的配音确实很好,你们觉得符合你们心中所想,但又有没有想过“一千个人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就觉得原著的魏无羡多少应该带点痞气和霸气,然而《同道殊途》的选句恰恰不需要表现,那么谁又能知道两位大大谁能配的更好?


  申明:我没有任何黑的意思。我从《魔角侦探》开始喜欢阿杰,从《勇者大冒险》开始喜欢路大,两位都是我仅有的微博关注。所以当我看见有人掐二位时,作为双粉是多么尴尬而难受。因此写了这么多。平心而论,我说的有没有理。


  3.关于提建议和KY。什么叫提建议?在官方没放出东西之前,你觉得如何如何,这叫提建议。但是当官方正式确定某项之后,你再提别的可就真叫KY了。


  不好理解的话,我们就换换。比如一部电视剧选角色,没选之前你留言认为谁谁谁可以胜任可不就是建议。但是当定照海报都放出来了,你还在底下固执己见,下面的话我不用说,你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吧?为什么把这件事改成配音选角你们就不明白了呢?


  4.关于出戏。我看了多少弹幕和评论都是一听想到叶修,就出戏。恕我直言,我听了阿杰约么有5年了,我都没出戏,你们是怎么好意思这么说的?阿杰是配叶修火的吗?不是!但是你们只知道叶修!这就很让人来气了。


  阿杰配东方月初时声音贱贱的,配叶修时声音时而嘲讽时而低沉,配桃乐丝时声音华丽,配卢少爷时变态之至,配霍星时毫无起伏,配顾韵时该温柔温柔,该霸气霸气,怎么这些声线的变化在你耳朵里都不见了呢?


  再举演员的例子,一个演员在某部片子把一个人活灵活现,让人影响深刻。是不是他就不能接别的剧了?


  孙红雷,你们知道吧。他最开始演的都是什么?是黑x老大一类的角色,在你一开始看他演《潜伏》里那位卧底时,你能带入吗?可能开始觉得各种别扭,结果到最后是不是就觉得“没错,这就是余则成”,后来他参加“极限挑战”玩的那么嗨,你还能想起他曾经一点演过的角色?


  所以出不出戏麻烦不要用你现有的感觉判定,至少等魔道动漫出个一两集。第一集有的人难免会憋屈,然而你又如何能料到,你之后会不会觉得“没错,魏无羡就该是这个声”呢?


  5.有人说阿杰的声音辨识度太强了……那你大概没听过阿杰在《狐妖小红娘》《十万个冷笑话》等动漫配的一些配角,直到我翻配音表我都难以想象这是杰大配的。


  虽然大部分时间杰大的声音确实容易听,但容我冒昧问一句,边大的声音难道就不容易听出来吗?


  边大从2006年开始电视剧配音,阿杰则从2007年开始,他们配了有10多年啊,如果我现在问他们配过什么,你到底能说出来几个?


  有的人讨厌“先入为主”这个词,可以理解。但是有的时候你真的不能否认“先入为主”的感觉,如果没有《同道殊途》,在宣布阿杰配魏无羡时真的会有这么多别的声音吗?如果《同道殊途》的蓝忘机不是边大配音的,那么现在宣布是边大配音,会不会也有一堆人刷不合适?


  最后再次强调,我没有黑任何一位配音演员的意思,也没有觉得《同道殊途》不该出。我只是单纯表达我的看法,如果你觉得对,那当然是好的。如果你觉得不对,可以评论区留言,我们交流交流,但是拒绝撕b。


  我爱魔道,谢谢。

挂人。

怕不是左脑是面粉,右脑是水吧。
拜托你看不懂原文,我求你多看看作者有话说可以吗?

码文太慢被关了起来的魏凶凶:

前几天就看到这个厚颜无耻到天上去的zz了,是咱提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啊!


悠扬:



碰到这种厚颜无耻的傻X,我一般直接开骂




曲桐:







来吧,划重点逐点槽,只是吐槽,不是分析。




本来不想浪费时间,但是这位镇圈大佬叶良辰解解好像觉得自己讲得很有道理,那我就随意槽一下摆在这里(




港真我并没有生气,只觉得搞笑而已(




1、【蓝湛的人物分析却一篇没看】【为了以后这篇zc文尽量不ooc】,对人物毫无深入了解就敢写cp本质已经是ooc的文,勇气可嘉。




2、【为一人可背叛天下】,看得出来您很诚实,果然没看人物分析,可能看原著也只看了标点符号。




首先,为一人,也不是随便一个人招招手人家就会跟着走的,那谁那样的,就不行;其次,他没有背叛天下谢谢,别xjb加戏,不夜天出手相护是为与魏婴一同承担过错。




3、【他喜欢的人只要给他漏出一点苗头,他就会死死地抓住】,请举例。举得出来算我输,观音庙表白那里已经不是“一点苗头”了。




4、【蓝忘机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他脑子里想了一大堆,出口也就一个哦】,你搞笑吗,知道什么叫言简意赅?不爱说话≠不善表达,光“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这句话的语文水平就吊打解解你十八条街惹。




而且蓝忘机到底什么时候说过“哦”。




5、【因为蓝忘机一直被小时候蓝家家规束缚,所以才会被敢于向蓝家家规挑衅的魏婴所吸引】……你是不是把爱情想得太肤浅了?




蓝忘机从头到尾都没有表露过“不愿被规则束缚”,蓝家家规对他来说不是束缚,而是克己律人的道德礼仪准则,是完全合理的存在。




魏无羡嫌弃的是蓝家家规中的繁文缛节,在他看来礼节是“多余”的,但并不是“错误”的。他不需要遵从蓝家家规,也能做正确的事。




6、【蓝忘机的公正只存在于不涉及自己喜欢的那个人的情况下】,因果颠倒,本末倒置。因为魏无羡是这样一个人,因为他所做的事——譬如救下绵绵、救蓝忘机、庇护温情一脉——是对的,所以蓝忘机才会喜欢他;并不是因为喜欢魏无羡所以蓝忘机就戴上滤镜觉得他做的都是对的。




对家中长辈出手时,也说得很明白了,蓝忘机并非否认魏无羡在不夜天犯下的过错,而是“愿与他一同承担”。




7、【蓝忘机和魏婴一样都是被宠坏的孩子】【他不像江澄一样活着便背负家族xxxxxxxx】人家小时候一个月只能见一次妈被你吃了,人家在温家火烧藏书阁拼死相护断了腿被你吃了,从小到大严以待己被你吃了,你觉得在蓝家长大有被宠坏的可能?




魏婴自小流浪被你吃了,进了莲花坞受到虞夫人偏见被你吃了,乱葬岗三个月被秀秀吃了就不提了。




温晁那样的,才叫被宠坏;挂出来这位解解你这样的,估计也是被宠坏了。




8、【他可以背弃家族于不顾】,他不是,他没有。




正经一点,逢乱必出先不说(他逢乱必出真的不是为了魏婴球球你别乱脑补),原著里就有暗示蓝忘机平时会帮忙处理家中大小事务,尤其是在泽芜君闭关之后。不能因为没详写你就当它不存在,这有失公允。




9、【和文中江厌离一样都是附属品】,看来你的阅读理解能力低下是个无差别攻击。




关于蓝忘机的已经强调过了。




江厌离大多时刻给人柔弱温婉的印象,然而这并非她的标签,她有底线,有刚强的一面,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想守护的东西,有自己的独立人格。




凭什么作者对她人格的描绘要被你一笔带过直接盖章。




10、【蓝忘机性格肯定要改变的,毕竟要是和原著里一样,也没办法让江澄喜欢他】,你总算说了个真相。




然而你为何能把ooc讲得如此清新脱俗义正辞严。




11、【为了大义】【为了家人】没必要分个高低,英雄和普通人的区别而已。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你做不了英雄,就别要求英雄去迎合你的三观。




12、一口一个主席你是不是想进桔子。




13、吐智障的槽好累,我不想干了。




倾离:







今天带给大家欣赏的是邪教的嘴脸。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他们有个名字,叫作澄毒唯

  






澄毒唯与江澄、澄粉完全无关,请勿混淆

  






首先来上图,这是一位澄毒唯发布的所谓“人物分析”↓

  









  







  






?????????

  






EXM?????

  






我以为人物分析这种东西要以客观为前提写下去,但我TM都看见了些什么?

  






 你前面写的啥???湛澄???我没看错吧湛澄?

  






你今天,拆了官配后又强行拉瓜,diss角色后再把被你diss的角色跟你本命拉到一起,你恶不恶心?

  






 

  






重点来了吧,你怎么打的tag?

  






你打了啥?魔道祖师,江澄,蓝湛,蓝忘机,湛澄

  






我们姑且不提湛澄这种东西存在的合理性。你先是打了魔道的主tag以确保大多数人都会看见;再分别打了属于蓝忘机的两个tag给刷tag的叽粉看见;然后再打江澄的tag,这个江澄打得我一脸问号,你澄吹,所以发文必打澄tag吗?

  






你让真心喜欢蓝忘机且不是你这种自带百米滤镜的澄毒唯作何感想?

  






我今天点开了属于蓝忘机的tag,看到有人发了人物分析,点进去却看见拆逆胡说八道diss,你不是找怼是什么?

  






 

  






你所谓的“分析”不过是为了拉踩,把蓝忘机踩到泥里践踏再把nili澄吹捧到天上去。说着“蓝忘机的公正只存在于他和魏无羡之间”再公开diss主cp。

  






你澄为什么恨魏婴、你澄其实并不想杀了魏婴……反正在你眼里你澄就是绝对,你澄事后后悔了所以当初肯定也不想这么做,都是蓝忘机听信谣言才这样对待将澄,你澄清新纯洁不做作,乱葬岗围剿里头云梦江氏甚至不是主力。

  






睁眼说瞎话,是你了。

  






这位朋友,阅读理解能力不行就别瞎jb写啥人物分析了,凭什么我看蓝忘机的tag还要被你辣眼睛?

  






再来,xj打主tag这种事争论过很多次了,在我看来你们就该圈地自萌,你们也一口一个圈地自萌,但谁不知道你们的地是地球的地?

  






你不只打了蓝忘机与蓝湛的tag恶心别人,还打了江澄的tag。但我就问你一句:你的江澄是江澄吗?

  






只有作者笔下的江澄才是江澄,你以为你看过的同人算什么?偷了人家的孩子还妄想取代正主?醒醒,看清楚,你爱上的怕不是自己的脑洞与yy,否则你又怎么会想给一个直男拉瓜求艸呢?

  






再来是底下的留言。

  







  






小生小生,你把自己当成啥?妖狐?正常说话很难?

  






对原著的蓝忘机有偏见就别看,求太太别来荼毒我们汪叽好吗?人物性格有所改变就叫ooc,你拆逆本身就是一种严重至极的ooc,你让一个直男爱上男人更是一种ooc。ooc放哪不会被怼?

  







  






所以我就来怼你了。

  








  






你哪来的脸对别人的作品指指点点?就是因为作者那样的描写方式才成功塑造出蓝忘机这个角色,你觉得他存在感低是你不爱他,不然我还要说nili澄身为配角存在感才是真低。

  






知道自己自带粉丝滤镜就别来瞎逼逼了,你爱在脑内怎么搞都没人管你,但你刻意放出来辣人家眼睛是想做什么?

  






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不爽别看?我告诉你,我也不想看,但我tm打开属于蓝忘机的tag就看见你在diss他。别人看见了别人不怼,我不爽,所以我来怼。

  







  






请不要把我们忘机跟nili澄摆在一起,与蓝忘机相对应的应该是魏无羡,你如果不喜欢他们就请你滚开。剧情是为主cp存在的,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拆又轮得到你来大呼小叫?

  







  






你都说你澄心里只有家人了,那凭什么旁人心怀天下的大义要因为你澄的心胸而被局限住?

  






你知道你写的湛澄也是强行拉郎配吗?

  








  






镇圈大佬眼里的江澄就是不一样。nili澄是人间正道是世界中心,十三年来把无辜鬼修打得半死都被你无条件过滤,哇。

  







  






其实江澄不会打魏婴的,也就打个几鞭子。

  






如果魏无羡是夺舍,他一开始就被打得魂魄离体了,我都不问你澄咋二话不说就上鞭了,乱葬岗围剿也是他带的头,你再跟我说一次你澄不会杀了魏无羡?

  






就算最后魏无羡是遭万鬼反噬而死,那么你澄呢?他带的头,难道你有其他见解?

  








  






魏无羡和蓝忘机是主角,他们有属于自己的美满结局,有什么不对?

  






作者不仅是作者,更是角色的亲妈——换句话说也是你澄的亲妈。今天亲妈要怎么写你澄都可以,你们哪来的脸不满她给江澄的结局?

  







  






狼心狗肺之徒?

  






你澄自己心里明白,哪怕没有魏婴,温家也会找上莲花坞来。

  






他自己都不能完全说恨魏无羡了,你哪来那么大的脸为他怨他?

  






你是他的谁?

  







  






蓝忘机没啥故事?请你先去看完书再来跟我说这句话。

  








  






没谁剥夺你分析角色的资格,前提是你的分析必须客观理性并且保证不黑

  






你这篇不是同人文,只是你个人主观意识过剩的看法。

  






 

  






你这样子黑角色,你敢跟我说你爱他?你不爱他还请别利用他。别一口一个澄粉什么的,江澄没有必要因为你们这样的毒唯而被讨厌,我还真就敢说他就是被你们耽误的。

  







  






我不喜欢金光善和温晁、王灵娇,我没资格自称魔道粉:)

  







  






最后,我的心胸还真不及你开阔。

  







  






 @公子扶苏 快来看看心胸开阔的你自己:)








我觉得应该是取次花“怂”懒回顾罢。

日妈哎!!!!!好看!!

还是叫琦少吧:

哎哟妈我爱死您了我的太太!!!!!!!!!!!!!!!!!!!

昕:

麻烦各位老爷动动颈椎了

我知道这个字很丑图也很丑,但是我对你的爱不丑。🙂💕💕  @臣安安安安安了吗

【原创】第一次写的文章,改了改。
嘛现在就把它拿出来晒晒。

【阴阳师】【狗崽】幸好

#狗崽##第一人称转第三人称##妖狐视角#

或许大多数阴阳师都是薄情的吧。

小生出生的时候,小生阿爸是一个纯血非洲人,除了雪女姐姐和三尾姐姐阿爸就只有我了。

阿爸对小生非常好,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虽然阿爸很穷很非,但是并不妨碍他对我好。

就连本来是雪女姐姐的觉醒材料,阿爸却给小生吃了,小生曾以为不论发生了什么雪女姐姐那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都不会有表情。

可是小生错了,当小生兴奋的抬起头时看见了雪女姐姐脸上一闪而过惊讶和失望。

小生问过阿爸,按一般步骤都应该会觉醒雪女吧....?但是,在抬头看见阿爸眼底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却不容忽视的悲哀时,小生的心就像有根针在扎,强烈、真实....

阿爸...

“崽儿啊!”
“啊?嗯?”
“阿爸今天意外捡了张蓝符....陪我去召唤吧!”
“阿爸啊啊啊啊!!!!!咱们寮还没穷困潦倒到需要用捡来的符召唤吧!?”
“哎呀没事,也许是哪个欧皇掉的呢!”
看着阿爸猥琐(bu我阿爸巨帅没有之一)的表情,小生都想呕吐了。

后来隔壁的源博雅逐渐脱非入欧可是我们寮里连座敷宝和草爸爸都没有。

隔壁阴阳寮的姑姑一声“伞剑——”suasuasua的全灭,看的小生都惊呆了,小生可怜巴巴的望着阿爸,努力装出一副欲语泪先流的样子“阿爸……”

“额…阿爸去给你刷针女套去。”看着阿爸说完话起身就走的样子,小生真想出去跑十圈再回来。

渐渐的我们寮里也来了座敷宝和草爸爸,可惜自疗一直上不去,唉,草生艰难。

后来阿爸一发脱非入欧,迎来寮里第一只SSR。

“卧槽青行灯!!!!老子也有SSR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阿爸激动的样子小生心里有些慌,想着隔壁寮里的妖狐还未大展宏图,就被喂给了荒川。

但是平常阿爸对小生很好,所以小生要克制情绪恭喜阿爸“阿爸啊,终于有SSR了,恭喜你了。”

“崽儿,快来育成结界,阿爸我终于集齐升五星材料了!!”

终于要喂掉小生了吗....掩饰住自己难过的心情,慢吞吞的走过去,想着能拖一会是一会。

“崽儿你在干嘛,快点过来啊!阿爸等会还要去祈求小黑呢!”看着阿爸着急的向小生招手,无奈的苦笑了下,只得听阿爸的话快点过去。

阿爸怎知小生心中所想呢....

“崽儿,你准备好了吗!激动嘛!高兴吗!”

阿爸啊......把小生喂掉就这么令你开心吗......

或许是太难过了一时难以掩饰住悲哀的情绪,当小生想和阿爸说小生已经准备好了阿爸可以把小生喂掉了的时候,小生却听见阿爸说了一句话,小生顿时忍不住了,就着阿爸衣服哭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是泄愤似的全部擦在了阿爸的身上,看着阿爸不知所措的样子,毫不犹豫的笑出了声。

傻崽儿,你怎么会以为阿爸要喂掉你啊......

“好了,傻瓜,快进去啊!阿爸好不容易养起来的升五材料可不能浪费呢。”
“嗯!”

自那以后,小生的心算是安定了,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失宠,会不会被喂掉。

但是就是这样心里还是会有股莫名的.....空虚。

慢慢的我们寮也来了姑姑,来了许多许多小姐姐,说到这也是很奇怪,隔壁的妖狐还没被喂掉的时候,所有的女生几乎都被他调戏过,这样一对比,显得小生就比较独特了。

我们寮里的小姐姐各个长的贼俊,没有一妖看到不心动,可是小生就提不起兴趣,小生知道自己心中有股执念,在每次想到要去寻找命定之人时,小生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有次阿爸叫小生陪他去隔壁寮找源博雅喝酒,阿爸说他要和源博雅叙叙旧让小生自己先出去溜达溜达。

小生很无奈的走到院子里,准备溜达溜达的时候,看见了茨木童子,脑子里正想着到底要不要打招呼,却听到他说“你就是晴明大人寮里的妖狐?”
“是.....”
“嗤,你怎么不撩女生?”
“额....小生.....”
“怎么?我们寮里的小姐姐不好看?”
“不不不....不是的,小生只是....只是在等命定之人出现罢了.....”
“他们酒也该喝完,晴明大人肯定喝的很多,你快些去扶他回去吧....”
“哦...好”

“阿爸——我们.....”准备喊阿爸回家时,却听到阿爸和博雅的对话,正要拉门的手立刻放了下来。
“博雅....我就要过黑夜山了啊,你说,阿崽看到他了之后会不会想起什么呢....?又或者说他想起来了会不会恨我...”
“说什么呢,谁说他会想起来的,都已经过去了。”
“不会的....我感觉的到.....他....很执着。”
“当初又不是你的错,如果不把他喂给大天狗,我们都会死。”

“你就是妖狐?”
“怎么不撩小姐姐?”
“晴明大人肯定喝多了去扶他回去吧。”
“他想起来会不会恨我....”
“如果不把他喂给大天狗,我们都会死。”

大天狗....是谁?

“崽儿?你在门口怎么不喊阿爸呢?”
“啊?啊!哦!阿爸我们该回去了!”

小生回去之后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大天狗的名字,仿佛引起了共鸣...

那天以后小生偷偷问过茨木大佬,大天狗是谁,茨木大佬却捏着小生的脑袋转向黑夜山的方向与小生说“他啊,是个为了大义与感情义无反顾的妖罢。”

“茨木大人,你你你你的手!!手手手!啊!轻点!小生的脑袋啊啊啊啊!”

为了大义和感情吗?真想见见那位大人。

阿爸曾跟小生说过,黑夜山极为凶险不可独自一人去那里 ,可是强烈的执念在心中不断的扩大,最终小生还是违背了阿爸的劝告,擅自一人去了黑夜山。

黑夜山如其名,黑,很黑,黑的不是很纯却又黑的如此彻底。

“大天狗大人!你在吗!”小生心里特紧张,害怕。

害怕见不到,又害怕见到。

“是何人在唤吾。”金色的羽翼,衣着呈蓝色,头上却带着一个奇丑无比的面具。

小生顿时哭了,不知是吓得还是感动的还是怎么的。

“汝缘何要哭?”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是小生还是能感觉到他一丝丝的.....不知所措?

“小生不知...”抬手想抹掉眼泪,潜意识不想让对面的大妖看见自己流泪的样子,可是眼泪就好像洪水冲垮了堤坝一样怎样都止不住。

“汝.....很像吾的一个爱....故人”他的话,让小生心里一阵阵触动....

“小生.....”正想着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见他说“汝快些回去吧,这里不安全。”抬起头,只看的见那远去的背影。

回到寮里听见阿爸焦急的问候,心头一暖“崽儿,你去哪了?!”

“阿爸,我去了黑夜山....去找....”
‘啪——’
小生惊讶的看着阿爸,这是小生出生以来第一次被阿爸打,理由还是因为“谁准你去黑夜山的?”
“阿爸我....”
“从今天开始禁足,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寮里一步,三尾给我看紧了。”
“阿爸——!”想问阿爸为什么,为什么听到我去黑夜山就这么激动,明明雪女姐姐也去过不是么...
可是阿爸并没有回头,小生被严重看管了起来。
“啊呀~我们小妖狐这是失宠了啊?”小生没有理会三尾的调戏,独自回了房。

“谁准你去黑夜山的?”*
为什么不能去黑夜山....为什么阿爸要打小生....

........

禁足了快一个月了,阿爸怕是气的不轻吧....

在禁足快两个月的时候,源博雅来寮里找阿爸,茨木大佬也来了。
“哟,听说你被禁足了?”
“够了!茨木大人不要再嘲笑小生了啊!”
“去黑夜山了?见到了?”
“小生....”
“知道今天为什么过来吗?”
“难道不是找阿爸喝酒?”
“真是天真狐狸。”
“小生一点也不天真啊!!!茨木大佬求你放过小生吧!”
“今天就是与黑晴明的决战了,所以他们要去黑夜山。”
“去黑夜山?可是小生为什么不知道?我是主力啊!!”
“吾怎知呢。”

小生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快速站起来朝阿爸房间跑去,却听见阿爸的话“博雅,如果说今天决战的时候看到他了,尽量不要伤他。黑晴明死了的话,我这条命,便给他吧。”
“不行!我不同意!”源博雅怒吼着,生气中带点悲伤。
“这是我欠他的!”
“那我呢!!”源博雅吼完屋里就沉默了,小生站在屋外进不得走不得。

“不进去么?”
“什么?”
“进去问问真相。”

真相啊......?可是....小生不敢。

最后小生还是没有问阿爸,到底为什么。小生求阿爸带小生去黑夜山,求阿爸带小生参加决战。

战场上,小生看见了对面大天狗,虽然这次他没有戴面具,穿的是白衣服,但是小生就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真好看。

“大天狗,黑晴明终究不是你大义的方向,收手吧!”
“黑晴明大人不是吾大义的方向,难道汝是?”
“我……”

“够了,晴明!出招吧!”

战斗总会有伤亡。
最后黑晴明死了跟随他的式神死的死伤的伤。
大天狗被阿爸的“言灵·缚”束缚着,动弹不得。
小生听见他嘶吼着“晴明——杀了吾!杀了吾!让吾去陪他啊!杀了吾啊!”

看着阿爸愧疚的沉默,源博雅站不稳的被茨木扶着想去安慰阿爸。

“晴明你总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当时也是这样求着你。你也是这样沉默的逃避着。”

——“阿爸,小生再也不调戏小姐姐了,求求你不要喂掉小生!”
——“阿爸求求你!求求你了阿爸!”
——“阿爸!!!”
——“大天狗大人....”

“啊——!!!”记忆就像被人强行塞进脑子里似的,小生疼的受不了,眼前一片黑暗。

再次醒来,小生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半响,三尾姐姐端着食物进来,低头看了眼三尾姐姐手上的膳食,轻轻的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他在结界里。”
“什么?”
“别装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小生站在结界外面看着大天狗。他就静静的坐在结界里。
“汝来这何意?”低沉磁性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温度。
“小生来此.....看望一个.....故人罢了。”
“汝走吧,这没有甚么故....”
“有。”

........

“莫不是大天狗大人想要小生在帮你回忆一遍?”妖狐淡淡的笑着,笑容里带着他对大妖所有的感情。

大天狗定定的看着妖狐,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回答,最终也只说了句“说什么胡话呢。”

或许大多数阴阳师都是薄情的吧。
但.....阿爸不一样呢。

“汝又在乱讲什么,近星期不想下床了是吧。”大天狗走过来把妖狐捞在怀里揉了揉尾巴。
“您不要揉小生的尾巴啊!”妖狐虽然嘴上说不要可是尾巴却很诚实的任由大妖揉。

“妖狐大人好像没有注意到大天狗大人说的重点耶...”小妖a
“好像明白了什么...”小妖b
“啊?”小妖c

如果没有阿爸,或许大天狗大人就战死了吧。

FIN.